首頁 | 電子郵局 | 站點導航
首   頁 政務公開 政策法規 民政動态 民政風采 經驗交流 網上信訪 民意征集 辦事服務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經驗交流
專家眼中的生命教育與死亡關懷
發布日期:2019-04-10 16:54:49    來源:中國社會報      字體

本報記者 包 穎 儲慧靜

  3月29日,“生命教育與死亡關懷”北京大學清明論壇在北京大學英傑交流中心舉行。

  中國科學技術學會名譽主席、中國科學院院士韓啟德,北京大學醫學人文學院院長周程,全國政協委員、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神經外科首席專家淩鋒,北京大學醫學人文學院教授王一方,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趙法生,鄭州市第九人民醫院常務副院長、安甯療護中心主任李玲,紀錄片《人間世》導演範士廣等專家學者和實踐工作者,從多維度、多視角深入探讨對生命的尊重、對死亡的關懷,旨在為中國當代社會的生命教育與死亡關懷提供全新的理念與指導。

  民政部社會事務司司長王金華出席論壇并緻辭。他從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踐行新發展理念的角度,闡釋了近年來特别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殡葬改革在思想認識、改革理念、工作方式等方面産生深刻變化;表示滿足人民群衆對美好生活的需求,既要把“生”的事情安排好,也要把“死”的事情安排好,各級黨委、政府要把殡葬工作擺到更加突出的位置、作為民生鍊條的最後環節抓緊抓好,社會各界作為實踐者、推動者要參與和支持殡葬工作,才能切實保障人民群衆逝有所安。談及殡葬工作正在發生的深刻變化,王金華表示,在思想認識方面,已充分認識到殡葬工作是重大民生事項,是促進生态文明建設的重要方面,是傳承發展優秀傳統文化、促進社會文明進步的重要方面,是落實全面從嚴治黨要求、以黨風政風帶動社風民風的重要方面;在改革理念方面,推動殡葬方式由單純推動遺體火化向節地生态安葬深化發展,推動葬法改革向葬禮改革延伸,推動殡葬活動由重物質重形式向重精神重内涵轉變;在工作方式方面,推動管理方式由行政管理向多元參與、共管共治轉變,推動改革方式由倚重行政手段向更多運用惠民利民、激勵引導措施轉變,推動殡葬服務由日常服務向應急保障延伸。

  最後,福壽園生命服務學院院長伊華宣讀《北京大學清明論壇共識》:“敬畏生命,與他者的生命締結命運共同體是人類世界的終極使命。清明是禮贊生命的時節,禮贊曾經的生命,珍重當下的生命,期待未來的生命;清明是啟悟生命的時節,當自然生命開始凋謝,我們應該做的是接受死亡,從容地走向歸宿;清明是關懷生命的時節,當生命垂危,有必要得到全要素關懷;清明是關愛弱者的時節,倡導對弱者以及所有生命的無助、困難、痛苦等抱以同情、給予關愛。”

  本次論壇由北京大學醫學人文學院、中國科學學與科技政策研究會科學文化專業委員會主辦,福壽園生命服務學院、長春華夏陵園承辦,上海福壽園公益發展基金會支持。來自醫學、哲學、生死學、生死教育、殡葬服務等領域的專業人士以及通過網絡報名的群衆共400餘人參加論壇。

  從哲學的角度克服對死亡的恐懼

  中國科學技術學會名譽主席、中國科學院院士韓啟德表示,清明時節萬物複蘇、春和景明,孕育着蓬勃的生機和生命,人在這樣的時候更能夠體會生和死的關系。

  說起對死亡的恐懼,韓啟德認為這是正常的,需要運用哲學的思考去克服。“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把人類放到宇宙中,就會發現人是多麼渺小,人的生命比天上劃過的流星還要短暫;縱觀地球上如此繁盛的物種,比人生命力長久的物種比比皆是,人類的認識還遠遠不夠。隻有用廣闊的宇宙觀看待人生,把自己的死亡融入到宇宙這樣宏大的事物當中去,對待死亡才更容易心胸開闊。

  韓啟德提出,對死亡有更好的認知,還要追尋生命的意義,不僅要有正确的宇宙觀、生命觀,還要有正确的價值觀、人生觀。這樣我們面對死亡時,就會把恐懼感控制得好一點、解決得好一點,也會對社會多作貢獻,真正提高死亡質量和生命質量。

  廣州中醫藥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創始院長邱鴻鐘則提供了基于超個人心理學的中醫時間觀看待死亡的獨特視角。他提出,人對死亡的恐懼來自于人的時間意識,時間意識是人自己構造的,時間不是客觀的。中醫的時間觀是什麼?《黃帝内經》這本書裡“時”這個詞彙超過了400個,它講“天之序,盛衰之時也”,就是要按時間來做事。中醫的時間觀有一個最重要的觀點,時間是通向認識、實踐萬物的起點,“陰陽四時者,萬物之終始也,死生之本也”。

  邱鴻鐘指出,中醫的時間觀給了我們幾點啟示:第一,生死恐懼不過是一種時間關聯意識。第二,人生的時間有限,生死是有定數的,因此要安時而處順,面對死亡就不會恐懼。第三,關于死亡的意義是人為設定的,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因此,把握生死的智慧其實是把時間謀劃好,換句話說,就是早晨早點起來幹活,春天來了多幹活,把一輩子的時間用好,就可以了。

  知名神經外科專家淩鋒講述生死故事:

  敬畏生命的尊嚴,包括生和死

  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神經外科首席專家淩鋒反複思考,決定用“敬畏生命的尊嚴”作為此次演講的主題。她說,作為醫生最重要的是敬畏生命的尊嚴,這個生命包括生和死,都是有尊嚴的。

  “作為神經外科醫生,我們每天的工作就是跟生死打交道,就像從深井裡往外拔人一樣,每天緊張得一身汗,但隻要有1%的希望我們都會盡100%的努力。”淩鋒說。

  在淩鋒的職業生涯中,屢屢創造生的奇迹。比如,9歲患動脈瘤的潘超昏迷7天,父母一度想放棄,但淩鋒注意到治療起了效果,果然1周後孩子病情漸漸平穩,1個月後治愈出院,1年後走向了足球場,6年後動脈瘤消失,随後留學、創業,開啟了全新的生活。淩鋒說自己不是神醫,這些奇迹得益于患者自身生命力的強大。與此同時,她也經常看到一些被“判死刑”的病人,渾身插滿管子,靠人工維持着各種指标的穩定,生命在嚴重消耗着、萎縮着,沒有生氣,也毫無尊嚴。

  淩鋒表示,一個生命的完整不僅要“生如夏花之絢爛,也要死若秋葉之靜美”。近年來興起的緩和醫療,就是幫助病人緩解痛苦,提高生存質量,保持生命最後的尊嚴。它堅持三條核心原則,即承認死亡是一種正常過程,既不加速也不延後死亡,提供解除臨終痛苦的辦法。

  在淩鋒分享的六個生命故事中,有她治愈的患者的故事,也有親人的生死故事。其中一個是關于她丈夫的姑姑的。姑姑是一名醫學院學生,1937年投筆從戎參加抗日,被安排在白求恩醫生手下學習。1941年,他們在唐縣秦王村遭遇日軍大掃蕩,為了掩護50多名傷員和群衆,姑姑主動暴露自己引開日軍,這50多名傷員和群衆獲救了,但姑姑犧牲了。

  “後來,姑姑被八路軍晉察冀邊區評為模範黨員。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那天,天安門城樓上有一個模範衛生工作者的展覽,姑姑的事迹也在其中展出。她犧牲時隻有27歲,用自己的生命換取了50多人的生命,這個生命是值得的,是絢麗的。我覺得,英雄紀念碑就是對她最好的紀念。”淩鋒說。

  淩鋒還講述了自己公公的故事:“他是跟姑姑一起參軍的。生前,曾任協和醫院黨委書記、院長和中國醫科院的副院長。他對自己的生命非常豁達,一直跟我說,人活着要做貢獻,要像你姑姑一樣;人死了千萬不要折騰,一定要安靜。我病了,我把我所有的決策權都交給你,需要做什麼、不需要做什麼由你來定。就一條原則,不要讓我痛苦。”

  淩鋒的公公在95歲那年去世。“他得了幾種癌,肺癌、腎癌、腎上腺癌,但是我沒有給他做特别多的幹預,隻是把腎癌的手術做了,肺癌沒有做,就是與病共存。”

  “後來,因為呼吸不了,他非常痛苦,跟我講了好幾次,你給我一針讓我過去。我說不能,因為我們國家沒有安樂死的法律,我前腳給你一針,後腳就進監獄了。但是我可以幫你減少痛苦,給你做氣管切開,用呼吸機來代替你的呼吸,他說好。我就為他做了氣管切開,但經常是他自己的呼吸和呼吸機打架,他感覺很難受,特别是做洗澡等護理、吃飯的時候,會非常難受。所以,做護理時我就給他一些鎮靜劑。每天,他該吃吃、該喝喝,還能夠看新聞聯播,看《海峽兩岸》,他95歲還關心台灣什麼時候回歸祖國,那是他必看的節目。”

  “我一直跟他講,當你意識清醒時,你有你的欲望,有你想看的電視,有你想關心的事情,我必須要滿足你這些。但是,當你意識消失的時候,就不浪費時間了。他都贊同。”

  “就這樣又堅持了5個月,他的意識一直是清楚的。有一天,他伸出三個指頭。我問,是不是你三個願望都滿足了?他點頭。氣管切開前,他說過三個願望,一是過了元旦,二是過了春節,三是過了95歲的生日,就足以了。”

  “随後,他越來越衰竭,很快就昏迷了。我們監護室的醫生就跟我說,主任我們可以給他上CIT,可以做透析。我說不要了,我們已經說好了,不上透析,什麼都不上,讓他享受大自然給他的東西,而不給他額外的東西。我們守着他、陪着他,十幾分鐘他就安安詳詳地走了。”

  “公公生前,大家就後事做了很多讨論。他告訴我們,死了以後不進八寶山,不進墓葬地,不用買骨灰盒,找一棵樹,‘把我埋到樹下可以繼續養這棵樹’。這是在我家的院子裡,在他活着的時候,我們就買好了樹,種下。我拍了照片給他看,這是給你買的樹,好不好?他說好。我說,在樹下放一個小小的碑,寫幾個字,‘我們悄悄地來,也悄悄地走,留下一片綠庇蔭後人’,寫上你和媽媽的名字、生辰,你看好不好?他說好,‘你再寫上入黨日期’。後面這一排小字,就是入黨日期,刻好了,拍了照片拿給他看,他都同意了。”

  “所以他走的時候非常安詳,跟睡着了一樣。在八寶山就是家裡的親屬做了一個告别儀式,每個人看着他心都很安。他留下的物品,一般人都要燒掉,好像這是不潔之物,但是我們所有的家族成員都認為這是爺爺用過的,要拿回去存着。”

  “所以,他葬在這棵樹下,我們仍然覺得他一直陪伴着我們,一直看着我們。每次到家裡,都要擦一擦碑,經常在他的樹周圍種上很多的花,因為他生前就喜歡花,所以我們一直用花、用親情陪伴着他。”

  向死而生,用愛傳遞生命的溫度

  長春華夏陵園董事長孟祥光講述了現代陵園工作者如何以充滿人性溫暖的服務保障逝者的尊嚴,這些普通員工之所以能夠提供暖心而專業的服務,是因為他們享有了充滿愛的企業文化。

  在視頻中,鏡頭記錄的是華夏陵園一個平凡的清晨,從陵園入口處青春洋溢的引導員,到掃雪的清潔工大姐,到巡邏檢查的保安,再到整理祭祀用品的禮儀人員……每一位堅守崗位的員工都發自内心地微笑着,熱忱地道聲“你好”。多年以來,華夏陵園堅持關愛每一位企業員工,幫助他們解決生活中的實際困難。無論是給予逝去員工的孩子教育基金支持,還是給服務15年的老員工準備驚喜生日派對,還是給所有員工的适齡孩子準備兒童節禮物,還是在父親節、母親節讓員工們給自己的父母寫一封信,連同企業準備好的禮物一同寄回去……員工在感知溫暖的同時,也把愛傳遞給更多人。

  在華夏陵園中,處處體現着“從心出發,以愛為源”的服務理念。衛生間内有暖寶寶、血壓計、眼鏡清洗機、牙線、頭繩、女性用品等,寒冷的冬天裡有棉大衣、棉手套,祭祀用品可以通過小推車推到祭祀位置……華夏陵園員工以家屬的需求為導向,提供了100多項便民服務。孟祥光相信,從關愛企業員工到用心服務群衆,愛的傳遞是生命最美的回響。

  紀錄片《人間世》的制片人兼導演範士廣在拍攝過程中見證了很多生離死别的故事。重症監護室裡已被醫生宣布腦死亡的病人,回到家裡仍然使用設備苦苦維持了3個月,最後不得不放手,家人在痛苦中感到釋懷;患有先天性心髒病的年輕媽媽,用自己的生命換來了新生命的誕生;罹患乳腺癌晚期的病人,樂觀積極,即使沒有逃脫死亡的命運,但面對鏡頭從不哭泣,她堅定的笑容定格在人們的記憶中;醫生安慰一個看到其他病人死亡後受到刺激的小姑娘,“人就像是樹上的葉子,有的會枯萎落下,有的還是會長在樹上。你就是那個長在樹上的葉子,你會好好出院回家的。”範士廣表示,這些生死故事讓他看到了人在逆境中所體現出來的力量和品性,“那些教會我們如何死亡的人,也教會我們如何生活,好好生活。”

(來源:中國社會報2019.4.9)


電子郵局 | 站點導航
 版權所有:新餘民政網 主辦單位:江西省新餘市民政局 地址:新餘市堎上路15号 郵編:338000
聯系電話:0790-6441126 傳真:0790-6441126 網站地圖
網站标識碼:3605000030 備案号:贛ICP備10005493号-1 公安備案号:36050202000099
dns4rns.top All Rights Reserved. Mail to mermaster